幻灯二

5万买鹤岗,10万买牡丹江 年轻人买房的乐与痛

出生在浙江舟山的海员李海(化名)常年出海,往往做半年休半年。

 

图片来源于网络

31岁那年,李海想要找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但舟山市中心2万左右的高房价,让李海却步,更何况他半年多的时间在海上,高价买房却半年闲,不值。

媒体报道5万一套的鹤岗,让他心动。

 

在鹤岗看房的第8天,他花5.8万,买下了一套77平带装修二手房。

房子处于鹤岗中心的位置,附近还有学校、医院等,很方便。

尤其是周边不到100米便有菜场,东北人热情好客,加上东北话的幽默,让他感到了难得的烟火气,漂泊的心算是定了下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样的事还发生在城市打工人——王亮身上。

 

80后小伙王亮(化名)是出生在江西农村的凤凰男,从华东理工毕业后进入了上海一家游戏公司。

高强度工作下,他患了胃病,支撑不下去了,于是递交了辞呈。

图片来源于网络

屋漏偏逢连夜雨,又赶上母亲中风,手术,卖房治病,几乎耗尽积蓄。

即使上海远郊5万多一平的房子,现在都遥不可及了。

辞职后的王亮带着家人来鹤岗找房子。

90平米带装修,南北通透,报价5万。

对于曾经的码农,SO EASY!

本以为生活会变得轻松,可谁知鹤岗没有匹配的工作。除了遍地操着东北腔的主播,就属送快递最来钱。

怎么也是名校毕业!

王亮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但没干一年,不出意料,破产了!

除了直播和快递,稍微稳定一点的工作月薪多在2000元左右。加上还要支付母亲后续的医疗费,他无奈想着还是回上海再找工作。

他的上一份工作月薪25000元,有工作经验再找不难。

5万买的房子推上货架。中介告诉他能卖3.2万,王亮把底线定在了4万。

 

广东湛江人郑前(化名),来到牡丹江买房前,已在广州生活七年了。

一直在为房子首付奔忙着……

有一段时间,郑前天天开水泡面,不敢买贵的衣服,遇到节假日别人去旅游,他主动要求加班,因为有三倍工资。

郑前坦言,“就好像一只小蚂蚁在街上。”

饶是如此,深圳涨完广州涨,不断攀升的房价,郑前的亲苦钱却被几百万的首付一次次推远。

被逃离北上广所裹挟,郑前花12万在牡丹江定居。

他说:“牡丹江的生活也会有压力,但不存在即使努力了,还看不到希望的窘迫。我承认是不愿意面对在广州生活工作的压力。”

12万元,在广州近郊买个厕所都休想!

在牡丹江,120平南北通透的大房子。落地窗外,牡丹江水已结冰,东北人悠闲地滑冰、冬泳、冰钓……屋里暖气烧的——贼热,只需要穿衬裤即可。

他也时常想念广州的早茶,但吃着杀猪菜就着粘豆包,更酣畅淋漓。

工作可以慢慢找,在广州为首付攒的钱,够他享受几年的。

窗外正下着的鹅毛大雪,也是他长到30几岁第一次见!

5万、10万,在一线城市只能买一平,在鹤岗和牡丹江等东北城市却能买一套房!

图片来源于网络

鹤岗,牡丹江房子的便宜,始于东北年轻人的逃离。

东北在去工业化后,迎来了人口外流大潮。仅牡丹江每年就有50几万的人口外流。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与十年前相比,东北三省人口合计净减少超过1100万,鹤岗自2015年以来人口持续流出,现有人口不足百万。

年轻人走了,城市化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的大旗没有遗忘这里,加上棚改,房源逐渐供大于求。

愈演愈烈后,房子终于卖出了白菜价。

东北年轻人向南寻找就业机会,北上广深等那些凑不齐首付的年轻人选择到东北当业主,或者仅仅作为一个夏天避暑的场所,体验热情如火的东北风情。

因为低房价,鹤岗跨省流入人口增加了7187人。

因为房价落差,这届年轻人有了更多的选择和体验。

应了老祖宗那句:

随遇而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