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

各大电商平台“双十一”大幕已经开启,网购产品质量再度受到关注。同一款商品在不同平台的不同店铺,图片和商品详情页一模一样,价格却相差巨大,它们的质量会一样吗?谁是货不对板的那个?

近日,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情况实为“一真一假”,盗图抄店商家会瞄准其他平台原创商家推出的爆款产品,盗用其整套宣传图片、网页设计,通过廉价材料进行模仿生产和低价销售。在法律专家看来,这是一种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有商家向南都记者介绍,很多网店可能只依靠一两个爆款来生存,打造爆款前期需要投入高昂的成本,而“盗图抄店”几乎零成本,不但会分走大量客流,损害原创商家利益,同时,盗图店铺的低价劣质山寨产品也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不少受访的原创商家表示,面对跨平台盗图抄店现象,维权存在较大困难,希望各大电商平台能有协同处理机制,采取严厉措施对此进行打击。也希望监管部门能加大查处力度,遏制扰乱正常市场竞争秩序的店铺抄袭及爆款剽窃行为,对放任不管甚至为平台内商家盗图抄店提供便利的电商平台追究责任。

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

广州一淘宝原创商家设计师在工作间。

零成本“盗图抄店”:消费者被低价“盗版”混淆误导

“你们家在其他(平台)也有店吗?图片都一模一样,价钱差一半呢。”在淘宝经营一家四皇冠女装店的方先生,每次收到买家这样的询问时,都深感无奈。

方先生三兄弟经营淘宝店铺多年,店铺选品、拍摄、上新由三兄弟完成,家中唯一的妹妹则是店铺的御用模特,每到上新拍摄的时候,妹妹会从外地赶来拍摄,一拍就是两三天,经常忙到深夜。

方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他网店的服装模特图及商品网页被盗用,已成为他最大的“心头之患”。“我刚出一个爆款,立刻被别的平台商家整套(图甚至店铺设计)搬走,有的连商品标题、网页详情都一模一样,然后标出更低的价格,把钟意我店铺服装的顾客‘抢’走。”

方先生举例说,其店铺里一款售价近70元的牛仔裙,在另一平台只要42元,如果拼单38元,几乎是他店里价格的一半。为此,方先生特意从盗图店铺下单购买了这款牛仔裙,对比发现,这款盗图产品从面料、做工等方面均与他的原版差异很大,“(盗版)标签没有标明裙子的面料成分,很不规范;用的面料含棉量低,且没有经过水洗工艺,很粗糙,很有可能穿两次就起球了,贴身穿还会摩擦皮肤让人不适。”

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

商家展示自己被其他平台盗图的一款爆款女装。

事实上,被盗图绝不是方先生一人遇到的问题。在走访过程中,多位商家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的店铺爆款正被其他一些社交电商平台的各类店铺盗图。而相对于方先生,他们所付出的成本更高。

多名原创商家向南都记者介绍,爆款是网店生存的基础,一个店铺可能只有一两个爆款。研发一个单品,从设计、打版、制作、拍照,前期均需高昂成本,才有可能在几十上百件商品中产生一两件爆款。而盗图则是“零成本”,却会分走大量客流,跟原创商家恶意竞争。

一家五金冠女装店铺商家表示,为了拍出原创服装图片,其店铺不仅租用专门的拍摄场地,还聘请了全职模特,每个月光模特工资的支出就达到五位数。东莞虎门一家女装旗舰店店主杨女士说,她家是自己设计、自己工厂制造、自销一条龙,一个新品,做货成本不算,从设计、拍摄到上货,成本是7000元-10000元左右。而一个款式,起码卖200件才能回本。由于她家上新快,品类多,图片拍摄得好,“很多其他平台店铺盯着我们家盗。”

盗图店铺的“拿来主义”与坐享其成,让原创商家愤懑不平。“盗图店铺不用设计、研发,不用拍图,是个爆款就盗走。我自己用识图软件一搜,一页页全是我们的模特图啊。”杨女士说。

南都记者以方先生店铺中热销第一名的牛仔裙模特图在其他电商平台检索,发现确实能搜出大量“同款”,很多从商标标题、主页的展示图片到详情说明、衣服尺码均与其店铺中的一模一样,在一家短视频平台,用这款牛仔裙商品品牌搜索,发现搜出大量盗图店铺,而方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他并没有在其他平台开店。

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

原创商家的签约模特在拍图中。

南都记者随机选择了一家盗图店铺进行咨询,该店客服直接明确表示,自己的衣服是方先生店铺的同款,当记者询问衣服的尺码问题时,客服则表示,衣服的版型与方先生店铺相同,“是同一个版”。

南都记者注意到,一些原创商家的商品图大多都会有自己店铺的logo,而一些盗图店铺在抄袭时,甚至连logo都没有处理掉,也不顾及其店铺名称与商品图中的名称不一致。

有原创店主介绍,有些盗图店铺,不但盗图,还会将他们店铺的评价也一起复制下来,再找人刷到自己店铺商品的评论中,让买家误以为其衣服质量不错。

“抢劫”流量:原创中小商家销量断崖式下滑损失惨重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盗图抄店的乱象已从重灾区服装类产品,延伸到窗帘、货架、箱包等其他品类。盗图抄店横行,还诱发了一些恶意消费行为。

方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近日他又收到了一件被掉包的退货单。何为被掉包的退货单?据方先生介绍,有人同时在他的店铺和盗图店铺各买一件同款衣服,然后将方先生店铺的衣服标签剪下,缝在盗版上,再将掉包过的、盗版衣服退回到方先生。

诸如此类“买真退假”的恶意消费行为,方先生不是第一次收到。他还有同样开网店的朋友也时常会收到被送去“打版”后又退回的衣服。

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

原创商家的生产车间。

据其介绍,盗图店铺在选中原创商家成功打造的爆款后,会下单购买并送去“打版”,然后使用质量较差的原材料进行批量生产,以更低的售价抢占市场。而买来打版的衣服还会7天无理由退回。“退回的衣服吊牌上还写着尺码等详细数据,我们做服装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被送去打版了。”方先生说。

有商家告诉南都记者,盗图抄店商家在行业内被称为“耗子”。“类似于打地鼠的游戏,从一个洞躲到另一个洞。有的盗图商家一年可以赚两三千万。因为盗图的没有库存、拍摄成本,只负责运营卖货。”

毕业于中央美院的周先生夫妇在淘宝开店创业,自己设计的高端丝绸服装,很快连服装设计与自拍的图片被很多其它平台商店盗用,一开始他并不重视,“人家卖80元,我卖800元,能是一样的东西吗?”

然而,就当他不把“盗图商家”当竞争对手时,有很多买家会质问他,“其他平台的同款才卖80元,你的为什么卖这么贵?”还有的买家说,在聚会上也会遭到朋友的质疑,认为其身上穿的衣服只值几十块钱,搞得很没面子。

周先生也和方先生一样,特地去盗图店铺采买了一件完全仿冒他服装款式的“便宜货”。一拿到手,他就知道是完全不一样的商品,盗图店铺是用尼龙面料,而他服装店全部是经过特殊处理、独特风格的丝绸面料。“以次充好的东西,不仅抢走我们的流量和销量,还严重损害了我们正品店铺的声誉。”

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网店“抄店”乱象调查:盗图商家专挑爆款,零成本以次充好

消费者被盗图店铺搞混淆了,过来咨询原创商家。

周先生进一步调查还发现,有一家社交电商平台的盗图店铺,除在广州全店盗他的产品图几千件、几万件地卖货外,甚至还给其他商家供货。目前,周老板已进行取证,向监管部门投诉举报。

浙江一家淘宝原创女装店女店主告诉南都记者,其本人设计的一款经典女装因面料好、版型好、做工好,一上市很快就卖爆了,在2017年上市当年的双11,这款衣服卖出3万件,此后,遭遇其他社交电商平台店铺广泛盗图,销量以肉眼可见的断崖式下跌,去年双11只卖出700多件。

女店主介绍,在其他平台上广被盗用的这款服装的主图,图中的模特便是她自己。南都记者将该款衣服的主图在一家社交电商平台上搜索,发现盗用的店铺达到300多家,很多详图情页面(包括手绘图)都一模一样,有的只是在盗用的图片上PS了一个自己的品牌,其中,很多店铺的销量显示已经10万+。

在采访中,许多商家告诉南都记者,自家店铺受跨平台盗图影响,利润大幅下降。其中一位商家表示,今年其店铺的退货率普遍增加10-15个点,“今年1-8月销售额一个多亿,利润只有一两百万,而盗图的赚得盆满钵满,这样下去市场秩序很快乱了。都赚不到钱,谁还去实拍、做原创?”

困局待解:恶意竞争破坏市场秩序,跨平台维权面临多重困境

面对如此猖獗的盗图抄店行为,周先生、方先生们靠自己的能力能做的并不多。

方先生介绍,其店铺所在的电商平台,有原创保护平台机制,只要发现被盗图,投诉处理比较快,但“投诉其他社交电商平台的盗图店铺,需要消耗很多时间准备申诉材料,而且往往等不到处理结果。就算是等待较长时间通过申诉,盗图商品链接被下架,但这些店铺还可以迅速重开一个链接,继续卖。”

至于诉讼维权,部分受访商家表示,聘请专业律师所付出的时间、精力、金钱成本与所获赔偿不成正比,所以很多人望而却步。而且一件爆款的生命周期可能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可能在开庭过程中,这一个爆款的生命力就结束了。”

有商家表示,在短视频平台进行直播卖货的时候,经常会有人在底下评论区说,他们的衣服在盗图店铺“只要24.9”,导致潜在客户大量流失,“有的盗版销量已达到十万加,全部都是盗我们的图,太多了”。最终,他们可能只会优先投诉处理销量很多、太影响自己销售的盗图链接,而其他销量相对低一些的(盗图商家)只能“视而不见”,“已经处理不过来了”。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跨平台盗图抄店乱象,已引起监管部门重视。今年6月,江苏常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全国首例网店跨平台盗图不正当竞争案。

2021年年初,江苏常熟网店商家孙先生发现自己拍摄的全店货架商品图片被其他电商平台的一家店铺盗图,他和妻子当模特、花钱请人拍摄的产品主图、商品详情页(装潢)、产品包装图及质检报告等均被盗用。

据孙先生介绍,涉嫌盗图商家“完美复制”了自家店铺,且对方店铺显示月销量达9000多单,以此数量计算销量金额达200多万元。孙先生发现这一情况后,多次找到对方平台维权未果,还遭到侵权店铺要孙先生店铺“陪葬”的威胁。4月9日,孙先生将对方举报到常熟市场监管局,市监局以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商标法》为由,立案调查。

经调查发现,被举报商家的店主原是孙先生店铺的职工,离职后,在另一家电商平台开设网店,并销售与孙先生网店相同类型的货架。“之所以盗图是因为孙先生的店图拍得好、销量大、好卖,就直接整体盗用了他的店铺。”面对调查人员的询问,被举报商家承认盗图。

常熟市场监管局认为,盗图商家的行为影响了公平有序的竞争秩序,对消费者造成了一定的误导,其行为构成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定的“混淆行为”,决定对盗图的商家处以罚款5万元。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资深律师刘彬认为,跨平台盗图抄店从形式上看仅仅是盗图行为,但实质上却恶意抢占了他人店铺“流量”,误导了顾客,抢占了他人店铺的客源。这种“搭便车”的行为不仅损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而且破坏了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构成不正当竞争。互联网条件下这种侵权假冒更轻松更便利、传播蔓延的速度更快、带来的损害后果更严重,因此如不加以相应比例的严格惩罚,必将对我国数字经济的创新土壤带来重大伤害。

南都记者注意到,8月1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拟对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应用软件、网店、自媒体、游戏界面等的页面设计、名称、图标、形状等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以及其他利用网络实施的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有所规定。

在采访中,不少商家向南都记者表示,希望各大电商平台能有协同处理机制,也希望监管部门能加大查处力度,遏制扰乱正常市场竞争秩序的店铺抄袭及爆款剽窃行为,对平台内商家违法行为放任不管、甚至为平台内商家提供盗图工具或者为盗图行为提供激励、变相激励的平台,应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出品: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

采写:南都记者 马铭隆 杨天智

装修公司口碑装修公司口碑家装设计装修流程家具产品装修材料公装设计房产知识客厅装修风水装修风格玄关过道卧室书房餐厅厨房阳台花园卫生间儿童房衣帽间别墅小户型二手房装修复式样板间装饰柜新房验收 收费咨询 装修预算 装修合同 施工工艺 业主维权 环保检测 装修公司 完工验收 水电改造 维护保养 其它 家具 卫浴设备 灯具/照明 儿童家具/用品 家用电器 橱柜 厨卫电器 厨房用具 地毯饰品 庭院/花园 暖气设备 家庭影院 壁炉/火炉 天花板/吊顶 床上用品 窗帘/配件 日杂用品 其他 家居生活 婚嫁 夹板木材 地板 涂料/油漆 瓷砖/石材 门窗 五金 壁纸 水龙头 建筑构件 管材管件 其他 办公楼 商场 专卖店 酒店宾馆/客房 餐饮酒吧 歌舞迪厅 休闲健身 体育场馆 会展剧场 博物馆 图书馆 学校医 机场车船站 工厂 公园广场 会所 园林 其他 购房资格 购房税费 委托担保 交易流程 产权产证 购房首付 贷款利率 贷款流程 贷款类型 公积金 商品房 限价房 经适保障房 民房土地 房产政策 合同协议 房屋性质 其他 户型布局 风格设计 软装搭配 装修准备 预算方案 旧房改造 新房装修 合同报价 施工问题 其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