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老人因邻居装修噪音被“吵死”,家属索赔129万,法院判了

平常我们在生活中碰到了一些不想听,却持续遭在耳边响起的声音时,总是会忍不住埋怨一句“吵死了”,这原本只是一句夸张的形容,但如果真的有一天,你碰到一起被“吵死了”了的案件时,你会怎么看待?

很少有人知道,噪音其实真的能“杀人”。我们生活中的噪音其实是有具体的分级的,这个分级说白了就是我们人能听到的声音所划分的“分贝”,当外界声音超过50分贝的时候,就会严重影响人的睡眠与休息,超过70分钟则会影响人的正常活动,超过90分贝则会引起神经衰弱等一系列问题。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某生活住宅区的李家人就碰到了这么一桩糟心事,自家老头子在家睡觉时,竟然被隔壁安装防盗门的声音吵死了!

北京一老人因邻居装修噪音被“吵死”,家属索赔129万,法院判了

2016年6月的一个周六,中午1点左右,已经退休在家的李某正在家中午休,到了李老头这个年纪,班也不用上了,只用在家安享晚福,享受下子女们的孝敬,再配着老伴儿消磨消磨时光,日子可美得很。

但李某的休闲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一阵“滋滋滋滋”的巨大噪音把李某从睡梦中惊醒,当时就吓得李某心跳过快,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这持续不断的噪音着实扰人,别说睡觉了,就连醒着做其他人,都难以接受这股声音。

很快李某发现这股声音就自家楼上,家住301的李某循着声音找上去,发现501的住户连先生正请了两个工人杨某跟刑某,在安装家里的防盗门,那“滋滋滋滋”的声音,是工人安装防盗门时打固定孔发出的声音。

看到眼前这一幕李某其实很不满意,这大周六的,还是中午大家需要午休的时候,连先生在这里安装防盗门,不是诚心找街坊领居的不痛快吗?连先生也自知理亏,所以连连道歉,向李某表示只要半个小时就能装好防盗门。

北京一老人因邻居装修噪音被“吵死”,家属索赔129万,法院判了

毕竟都是邻居,李某也不想因为一个防盗门闹得大家都不痛快,既然连先生给出了半个小时这个说法,李某就算再不痛快也只能先回去,李某心想,自己就回去等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后这恼人的装修声还没停,自己再上来找连先生的麻烦,这一次自己肯定就不会再跟连先生客气了。

可是还没等到李某再次上来找连先生的麻烦,刚回到家没多久,他就感到一阵心慌气短,整个人都喘不上气来,眼前直发黑。看到李某这番状态,他的老伴儿立刻察觉不对,赶忙拨打了120急救***。

李某其实一直就患有冠心病,毕竟年纪大了,人有个什么毛病也很正常,李某按时服药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作过了;但这次连先生家安装防盗门的噪音,一下子将李某从睡梦中惊醒,很可能导致李某受到了惊吓,这冠心病也因此再度复发。

李某虽然被及时送到了医院,但由于这次冠心病病发来势汹汹,医院虽然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没有将李某抢救过来。经判定,李某的死因为心源性猝死,这是最常见的猝死原因之一,常发于各种已有心脏病史的人群。

北京一老人因邻居装修噪音被“吵死”,家属索赔129万,法院判了

好好地一个老头,就因为在家睡了个午觉,结果被邻居“吵死了”,这样的结果李某家人怎么想都无法接受,因此李某的妻子以及孩子共同将连先生还有两名安装工人刑某、杨某,甚至防盗门的厂家全部告上法庭,要求几位被告共同承担李某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失费等在内的一共129万元赔偿金。

面对这样的要求,连先生、安装工人、防盗门厂家均表示无法理解。在连先生看来,自己不过是安装了个防盗门,又不知道李某有心脏病,怎么就成为了“杀人凶手”了?安装工人杨某、刑某也无法理解,在他们看来自己不过是拿钱办事,连先生给了钱,他们就去安装防盗门,谁在上门搞安装的时候,还会去打听装修户主的邻居情况呢?

自认为最“冤枉”的当然是防盗门生产厂家,在他们看来自家的防盗门又没有质量问题,防盗门卖出去了,怎么安装是户主的事情,难道自己还能管到客户怎么安装防盗门吗?

这桩案件可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法院到底该如何判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在已竣工交付使用的住宅楼进行室内装修活动,应当限制作业时间,并采取其他有效措施,以减轻、避免对周围居民造成环境噪声污染。”

北京一老人因邻居装修噪音被“吵死”,家属索赔129万,法院判了

这个限制的作业时间一般是指法定休息日、节假日全天,工作日的中午12点到下午2点,晚上6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这些时间都属于不允许施工的时间;如果非要在这段时间内进行施工,则需要采取一定的降噪措施。如果从这方面来看,的确连先生要求工人在周六中午施工,是属于违规作业,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但问题在于连先生事先也的确对李某患有心脏病一事不知情,在正常认知下,装修防盗门所产生的噪音并不会致人死亡,也不会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因此不能将李某的死归结于连某安装门上,这二者之间没有必要的因果关系。

根据以上原因,法院一审判决认为,防盗门厂家对此案没有任何侵权责任,连先生以及施工者杨某、刑某虽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但他们的行为与李某之死没有必然联系,只需要支付包括丧葬费、救护费等在内的1.8万余元赔偿金。

面对这样的判决,李先生家人显然无法接受,他们决定继续上诉,但终审结果还是维持了原判,驳回了李某家人上诉。

装修公司口碑装修公司口碑家装设计装修流程家具产品装修材料公装设计房产知识客厅装修风水装修风格玄关过道卧室书房餐厅厨房阳台花园卫生间儿童房衣帽间别墅小户型二手房装修复式样板间装饰柜新房验收 收费咨询 装修预算 装修合同 施工工艺 业主维权 环保检测 装修公司 完工验收 水电改造 维护保养 其它 家具 卫浴设备 灯具/照明 儿童家具/用品 家用电器 橱柜 厨卫电器 厨房用具 地毯饰品 庭院/花园 暖气设备 家庭影院 壁炉/火炉 天花板/吊顶 床上用品 窗帘/配件 日杂用品 其他 家居生活 婚嫁 夹板木材 地板 涂料/油漆 瓷砖/石材 门窗 五金 壁纸 水龙头 建筑构件 管材管件 其他 办公楼 商场 专卖店 酒店宾馆/客房 餐饮酒吧 歌舞迪厅 休闲健身 体育场馆 会展剧场 博物馆 图书馆 学校医 机场车船站 工厂 公园广场 会所 园林 其他 购房资格 购房税费 委托担保 交易流程 产权产证 购房首付 贷款利率 贷款流程 贷款类型 公积金 商品房 限价房 经适保障房 民房土地 房产政策 合同协议 房屋性质 其他 户型布局 风格设计 软装搭配 装修准备 预算方案 旧房改造 新房装修 合同报价 施工问题 其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