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

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

为员工发放酒店纪念品以示留恋。

食堂“元老”陈阿姨:见证最好的时光

再过几天,40岁出头的63层食堂员工陈阿姨,就要迎接16年来第一个前路迷茫的新年。12月24日平安夜的下午,坐在熟悉的食堂里,陈阿姨和同事们发了一通关于失业的牢骚。临下班前,她感叹一声:“以前我说在63层打工,别人听了都很羡慕。做了这么多年,一下子要走,真的舍不得。”

1992年,年轻的陈阿姨还是广州城郊的农民。由于家中土地被广东国投征用,她得到了一份工作作为一种“补偿”——进入63层当清洁工。来到被称为“广州中环”的环市路,应接不暇的高楼大厦已经令她有点目眩;当站在63层门口向上仰望时,陈阿姨犹如身在梦中:从来没见过这么高、这么漂亮的楼!

亲眼见到这座“传说中”的高楼,陈阿姨感觉像吃了定心丸,认定来63层工作是个好机会,可以大有发展。陈阿姨的第一个岗位是清洁厕所,月薪120多元。仅仅半年后,薪水便翻了一番,达到每月280多元。

“那几年做得开心,个个都很精神。因为有奖金,觉得工作有奔头。”回忆最好的时光,陈阿姨绽开了笑容。不但自己做得开心,家里人也很支持,夸这是个“好单位”。告诉乡里在广州的63层打工,他们都羡慕,“63层好威啊,有无位置介绍我去?”

后来陈阿姨调到员工餐厅,一直工作至今。63层里有多间领事馆、更经常有名人政要进出,但陈阿姨从未见过任何一张知名的面孔。“因为酒店管理很严,员工不能互相串岗,所以没机会去领事馆看看。而且只能走东门的员工通道出入,名人来了也看不到。”

员工餐厅共有4个,能容纳1000多人就餐,上至酒店老总、下至清洁工人、还有中层的酒店租户,都可以到这里吃饭。餐厅员工数量也是酒店经营状况的“晴雨表”:人手最充足时,达到60多人;2003年“非典”,因为“生意不好”解雇一部分;到2007年,又炒掉一部分,如今剩下32人。

63层停业的消息,陈阿姨最早是在今年7月得知的。这几个月,她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深圳中航集团表示可以为员工推荐就业,包括到广州喜来登、黄埔和花都的新星级酒店。本月中旬,喜来登在63层举行一场招聘会,陈阿姨和同事到现场一看,一条“年龄40岁以下”的规定浇了她们一头冷水。“年纪大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没文化,外来工和大学生那么多,怎么找工作?”陈阿姨无奈,“做完这几天,回家过个年,到时再说了。”

礼宾部小伙:我也快走了,心情挺复杂

礼宾部的江西小伙“”,感觉12月份的工作量明显减少:往常每天为五六十位客人提行李,最近只有二三十人。“生意差了,我们也快走了,心情挺复杂的。”酒店停业在即,这里度过5年的打算就此回老家。

于2003年来到63层,之前在广州大厦,同样做他称为“高级搬运工”的“(行李生)”。

到63层后没多久,惊讶地发觉这里的管理比不上四星酒店广州大厦严格。他猜想可能是业主变换导致高层不稳所致。譬如这天下午,刚为一位客人把行李提进电梯,便应记者请求到大门口说话。他似乎不担心会被主管发现:“最近管理挺松的,主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在其他星级酒店,像我这样在工作时间聊天,至少会被扣钱。”

除了管理,63层的装修、设施也不如的想象。“一个酒店十几年都不作大装修,不太正常,发展肯定受影响。有客人第一次入住,看到设施这么旧,下次就不来了。”回想起来,认为酒店停业也并不意外。2003年和一同进入63层的8人,7人都已经离开另谋高就。

对63层颇有感情,几次说“舍不得”。“酒店提前一个月发出通知,自动和我们解除合同。”他表示酒店没有拖欠薪金,对此觉得满意。他还告诉记者,酒店出了补偿方案:对做满半年的员工,发放一个月的“经济补偿费”,约1400元;做满一年以上的,发放两个月的经济补偿,另外加年终奖。

这时的主管经过,赶忙回归岗位。冬日下午的阳光,把他的身影投落在黑色大理石梯级上,显得落寞深长。

昔日

“63层”自从矗立在环市路的那一天,就被称为“南天一柱”。

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

“63层”楼高200.18米,里面的广东国际大酒店曾是中国最高的五星级酒店。1992年7月8日开业,占地平方米。它是上世纪90年代国内最高的钢筋砼结构,也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无粘结预应力平板楼盖的超高层建筑。另外,它还是广州唯一设有停机坪的酒店。

“63层”1~5层为餐厅,7~24层为写字楼,24层以上为酒店客房,集住宿、餐饮、娱乐、购物、办公于一体,其中广东国际大酒店主楼共有603间客房。

“63层”曾经的尊贵,从总统套房可见一斑。它有两套总统套房,而广州其他酒店都仅有一套,这在世界酒店史上也算罕见。这两个套房被德国、英国两国的领事长期包用,作为其总领事的住房。

“63层”还吸引了澳大利亚、德国、法国、菲利宾、意大利、英国、荷兰等七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没有一个建筑物拥有如此高的领事馆聚集率。此外,世界知名500强的企业,有200多家公司在此设点。

在母公司广东国投宣布破产前,“63层”客房的租金年收入合人民币7550万元,平均入住率达57%。如此业绩使其成为全国最赚钱的五星级酒店之一,同时使得广东国际大厦实业在广东国投门第中贵为“千金”。1992年7月8日至1998年10月6日,这段时间是“63层”的顺境,经营效益攀升,上交国投1000多万美元,每年经营收入超2亿元。

上世纪70年代,广州建筑的高度能划破天际线的是白云宾馆,80年代是花园酒店,90年代是“63层”。“63层”成了广州的新高度,又是一登高远眺的最佳地点。

可惜当年没有在顶层安装观光梯,再伟大的人物眺望羊城景色,也只能拾级而上。

如今

十六年从未进行过翻新

根据酒店业的惯例,平均每7年就应该进行一次装修翻新。但广东国际大厦自1992年建成以来,16年没进行过一次翻新。

记者昨日在大厦内看到,大理石地面已经磨得没有了光亮,大堂内的部分原木板墙裙也出现破损。在康乐中心,透过落地玻璃,记者看到两张斯诺克台球桌用红色碎花布罩起,罩布上落了厚厚的扬尘。

大厦内的设施,处处透出上世纪90年代的气息。记者留意到,用繁体字书写的指引牌上,泛黄的展示图片像是历史老照片一般,图上宫女装扮的咨客头插90年代最流行的塑胶花,分立在石拱门、垂柳下。曾经歌舞升平的DK68歌舞厅,如今也已尽失喧哗,歌厅大门紧锁,整层楼无一工作人员巡视。

为还债 命途多舛四度典身

广东国际大厦曾经为全国最高建筑物,是广州标志性建筑,广州人习惯称之为“63层”。但是,随着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简称“广东国投”)1998年宣布破产,“63层”一度成为中国拍卖史上最昂贵单个“标的”,先后3次公开拍卖,经历拍卖价一路跳水、流拍、竞拍公司退出等诸多波折,直到2007年才被3家深圳公司成功收购。

广东国际大厦1986年投入使用。1998年,其“东家”广东国投破产,根据破产清算组申请,广东高院依法通知广东省信托房产公司和广信实业有限公司,将各自名义持有的大厦公司50%股权交付给清算组。房产公司和广信实业提出异议,广东国际大厦股权纠纷案由此而生。2001年6月21日,广东高院裁定:广东国际大厦股权归广东国投所有。

七年三拍两次流拍

为了偿还债务,2001年~2002年期间,广东国际大厦100%投资权益及债权两次公开拍卖均遭流拍:一次是在2001年6月30日,“63层”开出20亿元评估价招徕买家,一度是中国拍卖史上最昂贵单个“标的”,并在当年年底以16亿元起拍,结果失败;两个多月后“削价”以13亿元起价再拍,再次流拍。

2002年10月18日,“63层”第三次拍卖,以11.3亿元拍出,买家为广东逸涛集团。2004年11月,广东逸涛集团首次披露迟迟不能全部付款原因,并表示正寻找买家转让。

中航入主结束漂泊

2005年10月,一家在美国注册的基金公司有意收购63层,但广东国投清算组组长杨青(杨青博客,杨青新闻,杨青说吧)山对外界否认传闻。之后,“63层”何去何从再次成为未知之数。

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

直到2007年年初,逸涛携手深圳中航、中航实业,并以旗下深圳市一浪投资有限公司入股,正式联合收购广东国际大厦实业有限公司。其中,深圳中航和中航实业占75%股份成为大股东,一浪投资则占25%。这次收购谈判过程长达13个月,深圳中航收购主要资产为主楼及附楼大部分单位,主要业务是五星级广东国际大酒店,部分写字楼、商铺、公寓及停车场的经营管理权。

2007年12月30日,“63层”正式签约移交给新东家深圳中航。深圳中航进驻广东国际大厦时,曾经公开表示将使广东国际大厦在短期内重新焕发新生机。当时,新经营思路显示,先对带故障运行的设备等进行大规模设施改造,强调改造过程不会影响到大厦正常运营。

原总经理俞秀伟:

“63层”曾经大事缠身

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游行学生包围七天

2003年“非典”恐慌席卷广州,发出全国首个备忘录

1998年10月6日,“广东国投”突然关闭,“63层”随之从高空坠落,陷入困境。“63层”近十年境况,有人用“风雨飘摇”形容,也有人用“一波三折”概括。对比之前威水史,后期困顿令人倍感唏嘘。

1998年10月5日中秋节,已从1997年金融风暴中复原的“63层”一片欢乐升平,各国驻穗总领事共聚在酒店泳池赏月。第二天,竟传来广东国投关闭的消息。世事变幻如斯,“63层”的租户大呼不可思议,2300名员工更觉犹如晴天霹雳。

1999年1月16日,国投正式破产,其自然债权人从各地涌向“63层”,造成难以控制局面,公安部门甚至将这里设为“高危区”。有次,部分得不到有效确认债权人围攻22楼清算小组,从早上一直到下午,当天最高峰时人数上千,光警察来了几百。

所谓祸不单行。1999年5月8日,爆发北约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63层”内的6家外国领事馆多数是北约成员国,国家同意学生游行,上万游行队伍很快开往“63层”,整整七天把酒店围得水泄不通。酒店管理人员身先士卒,在现场做安抚工作,加上公安的强力防范,酒店设施安然无恙。

到2001年“9·11”事件,“63层”通宵对各大领馆、外企公司进行地毯式安全检查,随后召集各领馆总领事开专题安全会议,教领事们在酒店里认路径、跑楼梯。人高马大的外国总领事拖着大肚子跑得很认真。

2003年春节后,“非典”恐慌席卷广州。“63层”在全国第一个发出备忘录,比政府更早。世卫组织来中国的“非典”考察团给予高度评价。

以上种种都值得记忆,但最令酒店业界、广州市民难忘的是“63层”三度“卖身”,两度流拍。拥有30多年酒店管理经验的俞秀伟,1992年进入广东国际大酒店,任执行董事、总经理,被称为“63层楼主”的他全程见证了大楼的辉煌与衰落,尝遍百般滋味:“2001年第一次拍卖,气氛营造得最辉煌,以红、黄为主色调。被卖本来是很悲惨的事情,但我认为是出嫁,就以喜庆方式迎接它;第二次又因没人应价,再次流拍。这么多年,真是如处深渊,如履薄冰,现实的结果总是难如人愿。”

第三次在2002年10月18日拍,正好是我的生日,当日上午10时43分,一位神秘的湖南籍长发美女举88号牌,将两度流拍的“63层”以11.3亿元拍走,这消息一时为人们津津乐道。

争市场 “老五星”集体求变

“广东国际大酒店”此次大刀阔斧全面装修并非偶然。面对越来越多新竞争者,广州老牌高星级酒店纷纷启动新一轮装修改建工程。2006年起到明年,将是广州酒店业二次革命时期,装修成了该行业的群体现象。

星级酒店大改造升级

2003年开始,东方宾馆(4.19,-0.10,-2.33%,吧)耗资近3亿元对酒店内部进行全面装修,所有700余套客房将在本月正式完成装修工程,宾馆门前中心广场的改造也抢在第100届广交会开幕前完工;中国大酒店耗资4亿元、主要加强硬件设施的改造计划正在进行,而根据万豪全球统一的标准;花园酒店也于2006年进行全面改建,改建后花园酒店客房从1070间减少到500~700间,原来的“凌宵阁旋转餐厅”也改成商务休息室。

明年,白天鹅宾馆也将进行开业25年来最彻底一次改建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预计主楼共34楼层均进行改造,预计斥资达5.3亿元。除五星级宾馆外,目前华厦大酒店、珀丽酒店等市内多家挂牌四星级酒店也在进行配套设施更新、扩大健康中心等“升级”工作。

争夺市场加紧“补课”

广州酒店装修(广州26家五星级酒店)

广州酒店业目前处于供过于求的市场供需窘状,但酒店热“起码可以刺激广州酒店业的升级。”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彭青分析说,广州生产总值是上海的56%,但五星级酒店只有上海1/4,行业过于垄断,新生力量参与竞争,可以促进这些“老五星”为争夺市场而加紧“补课”。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州已开业五星级(含待评)酒店数量有22家,到2010年亚运会前,市内星级酒店将比目前酒店数量上升50%,达300家,其中五星级酒店数量将达15家左右,四星级以上数量将从目前24家增至60家。如此多竞争对手的加入,“自己不改革,就会被市场淘汰。”广东国际大酒店实业有限公司如此阐述装修原因。

“广州酒店业的问题,不是硬件问题,而是大环境问题。”对于多家“老五星”大变身,中山大学第三产业研究中心教授李冠霖说,广州无论高星级酒店还是普通酒店,近年经营状况均不尽如人意。相比之下,广州周边城市的酒店业已相当发达,自然抢走不少客源。如广交会,客商宁愿跑到东莞去住,也不选择广州的酒店,这就是区域经济整合结果的体现,酒店业失色只是问题之一。广州的前景在于大力发展第三产业,为商务经济创造良好环境,才能延续“千年商都”的地位。

总设计师李树林:“63层”是广东原创

广东国际大厦总设计师是原广东省建筑设计院的总工程师李树林及其当时的副手何锦超,至今谈起“63层”,心中仍然充满自豪:“63层”完全是广东原创作品。

实际上,早在1981年“广东国投”成立时就提出,要在中山纪念堂对面建一组14万平方米的建筑物。工程设计权由广东省建筑设计院单独拥有,结果李树林的设计方案一举中的。

但是,后来广州市政府不同意在该位置建商业建筑,工程不了了之。直到1985年前后,广东国投决定在环市东路建“63层”,邀请13位当时有名望的建筑师设计,无奈方案不尽如人意,权衡之下最终选用过去的李树林方案。

整个“63层”工程总额是1.6亿美元,当时折合人民币为6亿~7亿元。李树林记得,工程队伍最庞大时,光设计组就有49人,他主要负责建筑平面布局和外形设计,何锦超协助协调全组工作。

“我希望建一座独立的、有创造性的建筑。”在李树林看来,这种“创造性”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建筑物要适应所在地段:此处面积近2万平方米,南北向长、东西向窄,因此主楼位置必须放得非常恰当,否则就会变成深巷里的高层建筑,失去意义。

二是造型。“63层”不像一般高层建筑那样容易给人以压力感,奥妙在于“梯形设计”:第23层向下到第6层,每一层都比上一层多“飘”出50厘米;这样到第6层时,足足比第23层多“飘”出4.5平方米。下大上小,给人稳定的感觉。

三是色彩。毗邻“63层”的广东电视中心大楼以红色为主,为协调起见,李树林决定把“63层”窗间隔涂成紫色——既包含了红色,又显示了区别。

四是主楼旁的两栋30多层高附楼,呈现出节节上升的竹笋状。另外,大楼底座也用花岗石铺成一群有高有低的“竹笋”,寓意“欣欣向荣”。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63层”首层的广州第一家麦当劳,它已经成为“63层”标志之一。但很少人知道,麦当劳的位置原是作为大堂侧门、车辆的入口。后来,眼见“63层”生意蒸蒸日上,业主便把这个黄金位置卖给了麦当劳。

设计者说

心中“63层”

●“63层”的设计权是由广东省建筑设计院单独拥有的,没有经过投标。

●我觉得最独特的应该是“63层”整个外形完全是独创,至今在世界上难以找到类似高层建筑,且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钢筋混凝土结构高层建筑,几乎是史无前例。

●整个“63层”的工程总额是1.6亿美元,折合当时的人民币6亿~7亿元。设计院得到的设计费大概300万元。

●我当时希望建一座独立的、有创造性的建筑,因为抄袭的建筑是没有生命力的。

●后来业主见生意好,就把侧门位置腾出来给麦当劳。这样,主楼只剩下一个门口进出,显得有点局促。这是一个遗憾。

(信息时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